Evaventrue

理所当然的才最难呢

本就应该的存在 其实是没有的呢 感受的叠加让人昏聩 境遇 时令 微小的颤动 都堆砌成浩浩荡荡的隐藏感受 在不经意的时候 就出现了 惯性的思维行为模式 探索的意义和价值 甚至只是短暂存在的客观物质 都遵循着可怕而又无法抗衡的规律 所谓 残忍 恰恰联合着视觉的假象 不论是怎样胆战心惊的存在 似乎都变的无奇了 可怕

评论